当前位置:普利斯精锻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官宦小姐妙玉和穷姑娘邢岫烟之间是何关系?
红楼梦中官宦小姐妙玉和穷姑娘邢岫烟之间是何关系?
2022-09-20

《红楼梦》是四大名著之一,古典文学的巅峰之作。接下来听听趣历史小编讲一讲他的一些故事。

金陵十二钗里,妙玉的身上有太多秘密,她是唯一和贾家、包括四大家族都不沾亲带故,但却入了薄命司正册的女子。

她的身世也是影影绰绰,她和黛玉一样,祖籍都是姑苏金陵人氏,同样都是官宦之家的小姐,同样都是父母双亡,颇通文墨……妙玉和黛玉诸多相似,在红学界形成共识:她就是黛玉的一个化身。

妙玉和黛玉如此相似,但也有不同的身世:黛玉最后是17岁青春早夭的宿命,而妙玉进荣国府时,已经18岁,且身份是一个妙龄尼姑,因此她和黛玉在后半生的经历看起来并不重合。

那么究竟妙玉是什么身份?妙玉师父带她来荣国府所在的京都有什么目的?为何她师父圆寂时,“妙玉本欲扶灵回乡”,师父临寂嘱咐她:“衣食起居不宜回乡”?

为啥妙玉在外漂泊这么多年,师父却不让她回金陵老家?笔者认为,和她当了10年邻居的邢岫烟,就是她漂泊无依,无家可归的原因,她们不是闺蜜,而是宿敌!

鸠占鹊巢:官宦小姐妙玉和穷姑娘邢岫烟,纠缠不清的宿怨。

《大话西游》里青霞仙子和紫霞仙子因为前世宿怨,被佛祖卷成一根灯芯,两人共用一个身体,白天是紫霞仙子,晚上是青霞仙子。

青霞和紫霞的命运,你会发现《红楼梦》其实也有一对被命运卷在一起的青霞和紫霞,她们就是——妙玉和邢岫烟。

她们是怎样被命运纠缠在一起的?

茗玉小姐的神秘装扮:上红下白。

刘姥姥讲的茗玉小姐的故事中,刘姥姥碰到一个雪下抽柴的姑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梳着溜油光的头,穿着大红袄儿,白绫子裙子……”

宝玉私下问刘姥姥这个姑娘的底细,刘姥姥说:“这老爷没有儿子,只有一位小姐,名叫茗玉。小姐知书识字,老爷、太太爱如珍宝。可惜这茗玉小姐生到十七岁,一病死了。”

茗玉小姐死了,就变成了雪下抽柴的,上身穿红下身穿白的姑娘,这是什么操作?

茗玉小姐的身世,一看就是黛玉的根基,而雪下抽柴的姑娘,无疑是薛宝钗的谐音。更让人惊骇的是,茗玉小姐17岁就死了,而雪下抽柴的姑娘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红”是绛珠草的颜色,“绛”色是红得发紫的颜色,而白是薛宝钗“雪”的颜色,这位雪下抽柴的姑娘是谁?实际正是隐喻了黛玉死后,变成了宝钗:黛玉死后,宝钗和她的身份互换了。

这个雪下抽柴的姑娘,就是叫宝钗的黛玉!拗口吗?等于埋进坟里的,是黛玉的真身,和宝钗的衣冠冢,是2个女子!

茗玉小姐死后,刘姥姥介绍茗玉家是给她建了庙的,等于茗玉死后,就成了庙里的茗玉,那是谁?妙玉啊!

空山泣老鸮:红楼版《还魂记》,邢岫烟是谁的一缕芳?

在茗玉小姐的故事旁,署名“鉴堂”的眉批道:“此从《还魂记》套来。”也就是说,茗玉小姐的故事就是一场还魂记,而正主就是妙玉。

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妙玉是黛玉的一缕芳魂,那么在第63回,邢岫烟对宝玉说的一番话,就很耐人寻味了。

“我(邢岫烟)和她(妙玉)做过十年的邻居,只一墙之隔。她在玄墓蟠香寺修炼,我家原寒素,赁的是她庙里的房子……”

邢岫烟和妙玉既然是邻居,而妙玉的身份是黛玉的一缕芳魂,那么邢岫烟是谁?

“岫烟”的“岫”,意思是“山穴、山洞”,“岫烟”就是洞穴里冒出的一缕青烟,只有名声,而无实质,笔者认为,她就是茗玉小姐坟里宝钗的衣冠冢化生出来的一缕芳魂。

所以在大观园诸芳芦雪庵联诗时,邢岫烟联的是:“空山泣老鸮。”

“老鸮”,实际就是猫头鹰的一种,因为叫声凄厉,被认为是不吉祥的象征。在北方一些地区,猫头鹰被称为报丧鸟,猫头鹰的叫声和死人是联系在一起的。

原来笔者也不懂,为啥邢岫烟一个花季女孩,作此哀音,原来她的身份如此。

红梅花诗:拱肩缩背的邢岫烟,嫁给薛家,是报应?

邢岫烟是宝钗葬入坟墓中的衣冠所化,这就是为啥刘姥姥和贾母参观蘅芜苑时,宝钗的房间如雪洞一般,不仅简朴的不行,还不是黑就是白,如同葬礼现场,因为宝钗、黛玉互换身份,黛玉死后必定会以薛家的名义下葬。那么给她修的庙,也必然是薛家的庙。

这就是妙玉为何不能为师父扶灵回乡的原因:她不是薛家的人,自然不能回薛家,而林家的祖坟上,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她在林家的身份,已经被宝钗给占据,等真的宝钗假的黛玉死后,才能回林家的。

反观这邢岫烟也是可怜人,因为当初薛家妆裹的是黛玉,所以才不会用贵重物品陪葬,这才是邢岫烟穷困潦倒的原因。

在大观园诸芳雪中走秀现场,这位邢姑娘拱肩缩背,好不凄凉。最后还把仅存的一件衣服给典当了,还是典当进了薛家的“恒舒典” 。

都说“因果好循环”,这位邢姑娘无疑就是曹翁写出来,用作宝钗和薛家报应的。更奇怪的是,邢岫烟还被聘嫁给了薛蝌,嫁回到了薛家:薛宝钗为了薛家坑了夫家,80回后这邢岫烟会不会为了娘家坑薛家,还真不好说。

知道了邢岫烟的身份,我们再看她写的《咏红梅花》的诗,那才叫妙趣横生: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

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浮罗梦未通。

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风雪中。 ”

邢岫烟写的《咏红梅花》,抽到的是“红”字,也就是说她作此诗,主要咏的是“红”,但“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却偏偏说这梅花的红,是由绿衣仙子融化红蜡染的,又是白衣仙子跨过红色的彩虹映照出来的。

前面说过,“红”是黛玉,而“白”是宝钗,邢岫烟这样写,符合她身份吧?

“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浮罗梦未通”,“魂”是她一缕芳魂的身份,“庾岭”是江西、山东交界处非常有名的梅花之山,更巧的是,广义的庾岭处,还有一个“金字岭”,“金”就是宝钗“金玉良缘”的“金”。

宝钗还未出阁,她名义上就被埋了,所谓“春难辨”,人生还没开始享受春天,就被埋了,当然是“春难辨”。

“霞隔浮罗梦未通”,浮罗山上的梅花是淡色的,而庾岭上的梅花是红色的,要不是因为有霞相隔,白梅做梦也没想到,她会有与红梅同居一穴的一天!

最后“浓淡由他风雪中”,是无可奈何之言:红也好,白也好,都不重要了,都已成了风雪中人,都入了薄命司。

说到底,宝钗、邢岫烟也都是父母富贵之梦的牺牲品,她们最后也是入了薄命司的下场。说到底,也是可怜人。